? 所谓“世风日下”,是被新闻暴击后的错觉吗? -文化_今日yabo体育电子竞技网 yabo体育电子竞技,yabo888app,亚博APP下载安装
所谓“世风日下”,是被新闻暴击后的错觉吗?
2019-08-12 16:02:39 来源: 凤凰网读书??责任编辑: ??



编者按:

超载的星球,住满了迷失的心灵。

生命是脆弱的,邪恶是真实的。我们困在焦虑里。

在铺天盖地的黑色新闻里,我们休克、苏醒、再次休克……

世界失速,我们失语。

在这个疯癫的世界里,我们如何不疯癫?

01 我们深感世风日下,但这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这是一颗有充分理由焦虑的星球。我们的世界弥漫着恐惧。政治两极分化、希特勒的忠实追随者纳粹党的崛起、富豪精英、恐怖主义、全球气候变化、政府动荡、种族主义、性别歧视、隐私侵犯、越来越聪明的算法技术收割我们的个人数据用于盈利或获取我们的选票、人工智能的崛起及其带来的一系列隐忧、核战争带来的新一轮威胁、人权侵犯、地球毁灭论……让我们焦虑的不仅仅是现在发生的种种。毕竟,这个世界很大,总会有某个地方正在发生可怕的事情。可今时不同往日—由于拍照手机、即时新闻和社交媒体的出现,再加上技术的飞速发展,我们有了永远在线的条件,我们开始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直接而亲密、发自肺腑地体验其他地方发生的灾难。这种体验呈几何指数增长,以上千种不同的角度赤裸裸地暴露在我们眼前。 ? ? ?

举例来说,我们不妨想象一下“二战”期间有社交媒体和拍照手机会是什么情形。如果人们从手机上活生生地、鲜明地目睹每一枚炸弹造成的惨状,眼见每一座集中营的炼狱情景,或见证战士们鲜血淋漓、残缺不全的躯体,这种群体性心理体验势必会将恐惧无限放大,乃至于远远超出了亲历者所体验到的恐惧。 ? ? ?

我们不妨记住一点,那就是我们如今深感世风日下,一年不如一年,但这种感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 ? 我们越来越频繁且持续地暴露于荒诞诡谲、骇人听闻的全球新闻之中,因此自然会陷入阴郁。我们顿时感觉天下乌鸦一般黑。 ? ? ??不过真正令人担心的是,我们内心不断累积的恐惧有可能使这个世界越来越糟糕。?? ? ? ?? ? ?


2008年11月,印度孟买五星级酒店泰姬玛哈酒店遭巴基斯坦恐怖分子袭击,160余人丧生。 ? ? ?

如果看到一个恐怖袭击事件的镜头,我们很容易想象另一个恐怖袭击事件有可能在我们身边随时发生。无论我们住在哪里,这样的恐惧在所难免。即便我们在理智上明白我们死于癌症、自杀或车祸的概率远大于死于恐怖袭击也无济于事,新闻带给我们的恐惧在情感上压倒一切,我们的思维全由它牢牢把持。这就像一个强迫症患者不断强调他的恐惧—闭门不出或一天洗200 遍手。 ? ? ??他们其实是打着保护自己的旗号在伤害自己,但我现在讲的这种病不是个人层面的病。它是一种社会病。一种世界病。?? ? ?
? ? ? ? ? ?

02 新闻的本质就是剔除深度,再饰以噱头十足的标题和金句,让我们休克。

? ?在电视上,时事评论家越来越频繁地将“休克”这个词挂在嘴边。如今的21 世纪,我们在电视上、报纸上和新闻网站上看新闻,常常会接二连三地被休克。? ? ??


6月22日晚零时许,大连某女孩遭男子当街殴打扒衣拖行

“噢,我的天,那现在怎么办?”人们常常会这样问。 ? ? ?

你一大早在常逛的新闻网站上点击一通,然后被吓得魂不附体。无论是对于个人还是对于整个社会而言,休克可能并不是一种非常愉悦的体验,但它却是一件百试不爽的政治工具。问问任何一位经历过严重恐慌发作的人,他们都会告诉你发作的时候除了恐惧之外,他们的脑海中只余一片空白。你震惊的时候肯定也是满脑子的糨糊。你没法正常思考。你会变得被动。别人往哪里指,你就往哪里走。娜欧米· 克莱因杜撰了“休克主义”(Shock Doctrine)这个词,用来描述系统性利用“公众遭受集体性休克后的慌乱无措”以获取财团利益或政治利益的卑劣战略。举例来说,石油公司利用战争引发的休克开拓了一片全新的市场,某位美国总统利用恐怖主义引发的休克强硬推行了反移民政策。??

“发生大灾难时,我们不会休克。”她说道,“让我们休克的是那些我们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大灾难。”问题在于,如今我们有一天24 小时不间断直播的新闻报道,爆炸性的大事件层出不穷,让我们应接不暇。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斥着新闻的世界里,新闻的本质就是剔除深度,再饰以噱头十足的标题和金句,很少能让我们冷静下来去理解事件的全貌。休克固然导致负面情绪,但却是可以理解的。恐惧、悲痛、无助、愤怒。目睹这个世界的种种不公,我们会忍不住在Twitter 上无休无止地传播我们的满腔怒火。人性本如此,但这样远远不够从根本上来说,它可能只会给集体性的悲痛平添更多悲痛,引发更多休克,无形中为当权者—或那些可能希望扰乱视听的政治极端势力—助了一臂之力。? ? ?

人在经历恐慌症时,除了深陷恐惧之外,其他的主要感受还有郁闷和厌倦。但在恢复的过程中,你迟早得在某个时刻学会理解和接纳。接纳并不是因为事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它恰恰是因为事实就是那么可怕。?? ? ? ?? ? ?

我记得我曾有一次抑郁症发作,无意中抬头看见了缀满繁星的澄澈夜空。那可是宇宙中至瑰至奇的美景。无论如何艰难,即便居于阴沟深处,我也总是强迫自己发现爱、善、美。这当然很难,但我不得不如此。要想有所改变,只盯着你想逃离的困境肯定是不行的。你得着眼于你向往的梦想之地。不要只是一味地惩恶,我们同时也要扬善。找到早已深埋于土壤中的希望之种,精心照料它,让它茁壮成长。 ? ? ?


03 跟我念“人类”“人类”“人类”

想象一下,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称呼人类为“人类”。那时没有国籍民族,没有宗教信仰;没有英国人,没有美国人,没有法国人,没有德国人,没有伊朗人,没有中国人;没有穆斯林,没有锡克教徒,没有基督教徒;没有亚洲人,没有黑人,没有白人;没有男人,没有女人;没有可口可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没有帮派团伙;没有三个孩子的母亲;没有历史学家,没有经济学家;没有BBC 记者;没有Twitter 用户;没有消费者;没有《星球大战》粉丝;没有作家;没有17 岁的青少年,没有39 岁的中年人,没有83 岁的老年人;没有保守派,没有自由派。 ? ? ?

在我们眼中,所有的乌龟都叫“乌龟”。把这条规则也用在人类身上吧。跟我念“人类”“人类”“人类”。这可以帮我们看清,我们假装懂得的知识全是自作聪明。这可以提醒我们,我们只是一种动物、一个物种,生活在浩瀚宇宙中这粒蔚蓝色的微尘之上,生活在我们所知的唯一一颗有生命存在的星球之上。沐浴于平凡而伟大的奇迹之中。我们的存在本已是奇迹,能领悟到这一点更是不可思议的奇迹。此时此刻,我们在这里,在这颗我们所知的、最迷人的星球上。在这颗星球上,我们呼吸,我们生活,我们坠入爱河,品尝涂了花生酱的吐司,对狗说“hello”,跟着音乐跳舞,读《日安忧郁》,疯狂追剧,闲看在建筑物棱角分明的阴影之下被衬托得越发明媚的阳光,感受和风细雨拂在肌肤上的美好。我们照护彼此,相依相偎,迷失于白日梦和黑夜梦之中,沉浸于生而为人的种种甜蜜、奥秘之中。从本质上来说,我们于彼此的的确确只是“人类”。 ? ? ?

04?理智追新闻的六大法则

1. 请记住,新闻带给你的情绪与新闻本身无关,它只是你的反应。网络和即时新闻频道报道新闻时就恨不得让我们变成无头苍蝇。我们很容易相信世道真的变差了,可事实上也许只是新闻给了我们这种错觉。媒体传递的不仅仅是信息,更有信息带来的强烈情绪。 ? ? ?

2.?限制自己看新闻的时间。我Facebook 上的好友黛布拉· 摩斯最近发的一条消息就比较应景,她说:“请记住一点,我们1973年一天只看两次新闻,一次是早上看报纸,另一次是晚上看电视新闻。可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把尼克松踢出了白宫。” ? ? ?

3.?要知道这个世界并没有我们感觉的那么暴力。许多探讨这一主题的作家——例如,着名的认知心理学家史蒂芬· 平克——纷纷指出,尽管如今可怕的事件层出不穷,但我们的社会远没有以前那么暴力。“如今肯定还是存在暴力,”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诺瓦· 赫拉利说道,“我住在中东,对这一点自然有切身体会。但纵观整个历史,如今的暴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今天死于暴饮暴食的人多过死于人类暴力的人,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 ? ? ? ? ? ??

4.?多接触动物。非人类的动物具有疗愈效果。为什么会这样?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就在于它们没有新闻。狗、猫、金鱼和羚羊根本不在乎新闻。于我们而言无比重要的东西——政治、经济以及所有不断波动的玩意儿——于它们不值一提。可它们的生命和我们一样仍然得到了延续。 ? ? ?

5. 不要为你无法掌控的事而担忧。新闻中的事件差不多都是你无法掌控的。所以不如做点儿实际的事——让更多的人关注你所担心的问题,如果某件事你有兴趣而且能出力,那么能出多少力就出多少力。与此同时,也接受你无法掌控的事。? ? ??

6. 请记住,读坏新闻并不意味着这世上就没有好新闻。好新闻遍地都是。现在就有很多,全世界比比皆是。它们在医院里,在婚礼上,在学校里,在办公室里,在产科病房,在机场到达大厅,在卧室中,在收件箱里,在街上,在陌生人温暖的笑容里。日常生活中深藏着亿万种奇迹,只是需要我们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 ? ? ? ?

04? 对于一个不自杀就算成功的人来说,愤世嫉俗太奢侈了,我必须找到希望。

曾经的我愤世嫉俗,没生病之前一直对正能量、欢快的歌曲、橘红的日落和“希望”之类的乐观字眼嗤之以鼻。但后来我病了,命悬一线之际,要想活下来唯有抛却所有的悲观念头。对于一个不自杀就算成功的人来说,愤世嫉俗太奢侈了。我必须找到希望,找到那只轻翅的鸟儿。它是我活下去的动力。 ? ? ?

将心理治疗与社会治疗、政治治疗联系在一起似乎有点牵强,但如果个人具有政治属性,那心理学也一样在所难免。目前的政治大气候似乎成了一个分支,一个部分程度上被网络所煽动的分支。? ? ?

我们必须重新探索我们人类的共性。那该如何探索呢?呃,外星人入侵可能有助于重新探索人类的共性,但我们不能指望这个途径。政治问题即部落问题。“当我们用信仰、国籍和传统区分彼此时,暴力就此悄然滋生。”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曾这样教导我们。 ? ? ?

抑郁症教会了我一点,那就是改善或进步是一个接受的过程。只有接受现状,你才能改变它。?? ? ? 你得学会不被恐惧所吓倒,不因惊恐而恐慌。你得学会改变你所能改变的,不因不能改变的而沮丧。??

这里没有万能灵药或乌托邦,这里只有爱和善意,你得学会在混乱之中、在力所能及之处设法改善现状。请务必在这个总是想方设法令我们关闭心门的世界里,勇敢地敞开我们的心门,直到永远。 ? ? ?

本文摘自


书名:《焦虑星球笔记》

作者:(英)马特·海格

译者: 李亚萍

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年:2019-07

责编| 牧谣

图片| 网络




知识| 思想凤凰读书文学|?趣味



[责任编辑:李牧谣 PN252]


图片精选

yabo体育电子竞技